手机微掌门 欢迎来到沧州微掌门!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 扫描进入公众号

  • 扫描添加客服

  • 民国文献中的少儿习字​教育​

    2019-5-5 18:44| 发布者: Gjg8d0iJE2| 查看: 94| 评论: 0

    摘要: 少儿习字与成年人不同。成年人在学习的过程中,身心变化的程度没有少儿那样大,所以,少儿习字课程的设计和实施,必须时时考虑其年龄特点。习字从什么年龄开始为宜?字格的大小怎样才适当?从什么书体入门?这些问题 ...


    少儿习字与成年人不同。成年人在学习的过程中,身心变化的程度没有少儿那样大,所以,少儿习字课程的设计和实施,必须时时考虑其年龄特点。习字从什么年龄开始为宜?字格的大小怎样才适当?从什么书体入门?这些问题看似琐碎,实则关系甚为紧要。

    今天就让我们以民国时期的少儿书法教育为例,探讨当下少年儿童学习书法的次第。



    01


    习字从什么年龄开始为宜



    很多学者注意到了关于儿童身心成长的实验研究。






    罗振玉 节临史晨碑



    虞愚在《书法心理》一书中引述了白养(Bryan)和派尔(Pyle)的实验结果。他总结道:


    综观白、派二氏的实验,可知儿童在五六岁的时候,无论是手指或是臂的筋肉,都不甚发达,到了七岁至十岁的中间,则发达比较速,而以指为尤甚。

    派氏对此曾发表一种意见,他以为如果从生理方面作一合理的推论(the legitimate inferences from physiology),则儿童在五六岁的时候,还不能作正式的练习书写,而仅能用粉笔在黑板上书写,或用铅笔在大张的硬纸上练习,且此种练习最初宜写大字而不宜写小字。

    因为如此,动作可以比较轻快,等到儿童较大、程度较高时然后再写小字。小筋肉(small muscles)还没有十分发达,各种细小动作的运动,当然不能有圆满的合作了。

    根据以上实验结果,我们可得暂定一个结论,就是儿童正式学习写字,总在七岁或至八岁开始。






    罗振玉 “定迹 握蛇” 八言联



    顾炎华亦云:

    书法以何种笔开始?已有很多人曾经研究过,大家都主张用硬质的铅笔开始,那是为了儿童肌肉动作发展程度,开始是适宜于粗大的动作,硬质笔靠傍坚定,易受控制。但软质的毛笔究竟在哪时候开始呢?有人竟主张低年级开始尚早。我们根据心理学,在七八岁之儿童,已能控制粗大的基本肌肉动作。如上面所述,小学二年级,在理论上、在事实上皆可开始练习毛笔写字。”


    看来,练习毛笔字,最好在七八岁以后开始,在此之前若要练习,可用硬笔写比较大的字,这是由儿童的肌肉发育阶段决定的。






    梁启超 “有约劝春” 联



    02


    字格的大小怎样才适当



    儿童毛笔字的练习,从大、中、小字何种规格开始为宜?戴学如《写字心理》一文引述了不同学者的实验结果,有的实验结果是练习小字的成绩好,有的实验结果是大字、中字比小字好,也有实验结果为中字、小字比大字好。



    他总结说:


    从上面的各种实验综合看来,以中字、小字的练习成绩为较佳,所以小学中宜训练儿童练习小字和中字。”


    不过问题在于,同是小学生,各个年龄段的身心发育程度是非常不同的,该文所谈各种实验结果并未显示研究的对象究竟是哪个年龄段的学生。考虑到儿童肌肉成长的过程,似乎开始练习不宜从小字入手。




    康有为 “休教烂柯人”条幅



    顾炎华便明确主张:


    练习小楷,模仿很困难,这是一个原因;七八岁的儿童只适宜于控制较粗大的肌肉,细小的肌肉动作不能控制,这是又一个原因。所以,开始应该是大字,但过分大,腕力又不济,以五公分见方为宜。现时通行之写字簿,去边围长十五公分、阔二十公分者,可写十二字。”


    官方历次颁布的课程标准对写字大小的规定先后有所不同,1929年、1932年的课程标准对第一、二学年的字形大小没有规定,之后的四个学年则规定为“中小字”。1936年、1941年、1948年的课程标准则明确规定了不同的次第,即由练习“中字”入手,之后再练习“中小字”。这和学者们的研究结论是比较吻合的。




    王世镗 楷书龙门二十品之广川王 赵介明



    03


    从什么书体入门



    至于字体,要从楷书练起,这在各个学校已成通规。值得注意的是,在民国时期的小学教育中,行书的练习、识认是很受重视的,甚至草书的识认也在教学范围之内。



    比如1929年的课程标准中,第三、四学年除了正书的练习,还有“简便行书的学写”及“行书的识认”,到第五、六学年,则又增加了通用字草书的识认。1932年修订的课程大纲减轻了难度,在第三、四年级只要求行书的识认,而并不要求习写,至第五、六学年,则既要求行书的识认又要求习写,同时增加通用字草书的识认。




    于佑任 “乾坤多难”条幅



    在之后历次颁布的课程大纲中,又略有调整,比如1948年的课程大纲取消了草书的识认。但总体上看来,行书的识认和习写是占有稳固的位置的。之所以如此重视行书,大概主要还是因为行书的实用性。



    徐则敏说:


    小学里要习写和认识行书的原因,由于行书是抄写上所通行的一种字体,大抵正书在书写时,太是拘束,草书太是随便。行书则介乎二者之间,不正不草,一方面容易写,一方面容易看。”




    沈曾植致王国维信



    戴学如也说:


    有些儿童只会写正体字,不会写亦不识行书和草书,这可以说是一个缺陷,因为将来到社会上去服务,行书和草书的用途实较正书为大。”


    行书的实用性强自然是人所共知的,然而小学生是否适合练习行书是另一个问题,即便适合,是否应当写进课程标准则是又一个问题,因为课程标准针对的不是部分学生,而是所有的学生。在小学的习字课程中,行书究竟应当占有多大的比例,恐怕还需在教学中进行探索研究。



    探究教育的要领,自然不能离开教学过程本身,教师们在教学中的体验、反思是最为宝贵的。而除此之外,前人的教育经验、研究成果也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内容选自《书法教育》2019年第1期

    作者:邓宝剑(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

    《民国文献中的少儿习字教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客服微信

    weiyi_18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客服微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沧州微掌门 ( 冀ICP备17005855号-2 )

    Powered by 沧州微生活 X3.4 Comsenz Inc. Theme by 沧州微掌门版权所有